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地下拳賽調查 不論出身的“斗獸籠”

日期:2020-01-08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當素人們被有經驗的拳手在擂臺上“痛打”時,當地拳館就迎來了推銷培訓課程的良機:只要一個月,就能出師,就能在擂臺上擁有一戰之力。
作者|王仲昀

  

  “五!六!七!八!”在裁判喊到“八”時,擂臺上22歲的大二學生小新(化名)無法支撐,倒了下去。擂臺另一邊,“金腰帶”拳手王皓然正在接受觀眾的歡呼,他剛剛用一腳鞭腿KO了小新。這不是影視畫面,而是發生于2019年11月30日成都Monster拳賽中的真實事件。

  被擊倒的小新,再也沒能站起來。在重癥監護室搶救20天后,于2019年12月20日傷重去世。或許至死他都沒明白,自己作為一個僅僅練拳一個月的新人,與“金腰帶”對手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是什么樣的主辦方,能讓“金腰帶”準職業選手與一個剛接觸拳擊的新手同場競技?“這無異于殺人。”一位有著豐富比賽經驗的前職業拳手接受《新民周刊》記者采訪時說道。22歲的小新突遭不測,令公眾關注到眼下中國的“地下拳賽”。

  拳賽中既有“江湖”,亦有種種不規范:模仿國外賽制,卻只學到了皮毛;成為一名拳擊教練,居然只需一個月。


成都Monster聯賽是不是“野拳賽”?


  22歲小新倒在拳手王皓然的身旁,《新民周刊》聯系到王皓然剛入行時的教練楊毅果,他也是Monster聯賽創始人之一。這項比賽如今由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舉辦。

  該公司的法人代表石某在小新事件后已被當地警方拘留接受調查。楊毅果告訴《新民周刊》,石某原本不是拳賽圈子里的人,在成都創辦這項賽事主要是出于興趣。“他說,他看了電影《搏擊俱樂部》后深受影響,覺得這種面向大眾的拳賽特別酷。”

  Monster聯賽舉辦初期,參加比賽的人既有隱瞞實力的拳手,也不乏毫無經驗的路人。經過幾年發展,這項賽事已經成為國內大眾拳賽的代表之一,在圈內頗為出名。“首先這個比賽是自由搏擊。自由搏擊是規則,而不是一種拳法。2015年,Monster誕生時就強調‘只為比賽而比賽’,就是所謂‘素人賽’。只要是成年人,無論職業和有沒有拳擊基礎,只要想打就能報名。這一時期也有過很多素人配對到有過比賽經驗的拳手,然后被打得很慘。”

  據楊毅果回憶,后來這項比賽人氣不斷上升,比賽規模越來越大,幾乎整個四川地區的俱樂部(拳館)都會派自己的拳手或教練去參加。

  就在小新遭遇不測前,Monster聯賽已不缺流量。它的報名方式也隨之改變:由俱樂部統一報名,不接受個人報名。“我們成都以及附近地區的圈內人都很喜歡這個比賽,因為它讓廣大無名拳手有了一條門路。全世界的拳擊界都這樣,一個剛出道的拳手,不可能直接去打頂級賽事。在被人們熟悉之前,他肯定要參加很多基礎性的賽事。打個比方,就像足球聯賽,中國最頂級的是中超,然后從中甲再到中乙。一支球隊只有在中乙踢出名堂了,才有機會去中甲,而想要去中超,那就得在中甲踢出來。”

  在楊毅果看來,拳手的晉升也是按照這一套規則。而Monster代表的是一種比賽模式,這些商業賽通常源自一些商業活動,跟格斗沒有太大關系。這種比賽在整個拳擊賽事體系里屬于基礎比賽,門檻低,獎金少。拳手想打大型比賽前,會參加這一類副賽。“最早這個比賽是在成都保利廣場一個200平方米的商鋪舉辦的。主辦方擺一個直徑3米的圓形擂臺,場地比較小,上百名觀眾就會很擁擠。現在隨著比賽變得專業,場地也是專業的,就連舞臺上的燈光都是經過設計的。主辦方具備賽事舉辦資格,不需要審批。”

  按照目前公開資料,2019年11月30日是小新第一次參加成都Monster聯賽,而他的對手王皓然,是這項比賽的“老面孔”,比賽創立之初便是選手之一。《新民周刊》注意到,在2016年時已有王皓然參加比賽的報道,網上資料還顯示他是“成都Monster年度最佳拳手”。

  2015年,王皓然在練拳之前,只是一名普通的文身師。不難看出,這項比賽起初的準入門檻非常低。


賽前無拳手配對,安全生命線沒守住


  楊毅果認為像Monster聯賽這樣的拳賽,發展至今已是正規比賽,但記者采訪到的另一名前職業拳手,卻不這么看。

  拳手景乾(化名)曾經擁有上百場職業比賽經驗。“我覺得這比賽既不是職業比賽,也不是業余比賽。如果非要形容的話,我能想到的就是‘黑拳’。”在被問到對Monster聯賽的看法時,景乾對《新民周刊》說道。

  景乾說,拳擊這項運動比較特殊,區分職業與業余不是看參賽選手的水平。業余拳賽里也有頂級水準的選手,比如普通人較為熟悉的奧運會拳擊賽事,就屬于業余比賽。像鄒市明這樣的奧運冠軍,水平很高,一點也不業余。

  “我們一般看比賽是否規范,主要看三點:一是裁判的水平。以泰國拳賽為例,哪怕是最低級的鄉村廟會拳賽,裁判都有著豐富的經驗,他能夠很快地看出雙方是否差距過大,一旦發現有人不能適應比賽強度,就會叫停比賽。二是賽前的保險。很多不規范的比賽,前期準備時主辦方買不起保險,或者說出于節約成本與賭徒心態,不會給每場比賽的雙方都買保險。拳擊比賽中的保險,不是按時間買,是按單場買,這樣價格也會高一些。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賽前的配對是否專業。換言之,凡是規范的比賽,會專門有人負責配對。”景乾向《新民周刊》介紹。“這三點都是對賽事主辦方提出的要求,尤其是第三點,這是賽事規范最根本的保障,是安全底線。”

  鑒于上述標準,景乾認為,Monster聯賽以及它代表的那一類比賽,與真正的職業比賽相比,存在諸多不規范。

  楊毅果告訴《新民周刊》,Monster聯賽平時舉辦時都會收取雙方體檢報告,但小新和王皓然的比賽前并沒有這一流程。另外,景乾也回答了拳賽中出現傷亡情況時拳手的責任問題:“哪怕是頂級選手之間對決,也會有傷亡出現。但是只要賽前配對足夠規范、比賽過程中沒有出現陰招,那么出現意外時,拳手一般也不需要負太大責任。”

  此次事件中,王皓然至今還在接受警方調查,他究竟應該為小新的死亡承擔多大責任,目前還未明了。

  一個像小新這樣剛接觸拳擊,0勝0負沒有任何比賽記錄的人,與一個11勝而且拿過‘金腰帶’的選手,在規范的職業比賽中不可能被安排配對,悲劇也就不會發生。“從這一層面開看,我覺得這非常不規范,它是‘黑拳’。”景乾對《新民周刊》說道。

  針對這一問題,國內拳賽評論員楊添向《新民周刊》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中國的拳賽大致可以分為ABC三類。其中A類是高水準的大型比賽,典型特征是會在省級衛視上播出,比如‘昆侖決’之類;B類比賽的配對同樣比較規范,選手也有一定水平;最混亂的是C類,Monster聯賽為代表的都屬于這一類。這些比賽往往沒有固定的舉辦地點,在國內絕大部分省會城市可能都辦過。從賽事水平看,這類比賽最業余。若嚴格按照國外標準的話,參賽人必須帶護具。”

  楊添認為Monster代表的C類比賽有意模仿泰國同類型賽事,但現實中“泰國模式”無法在中國復制。上文中也指出,泰國哪怕最低級的賽事中,教練也非常專業。而在中國這一點顯然做不到。“我國沒有泰國那樣讓孩子從小學習搏擊、且不帶護具打比賽的土壤,卻要盲目照搬人家的比賽形式。” 楊添認為,從當下的亂象來看,國內這些比賽,只學到了泰國賽制中最野蠻粗暴的部分。國內“地下拳賽”,還有太多不明朗的地方,這也成為賽事向上發展的隱患。如果想要得到更多人認可,應該主動學習日本和歐美,其模式更加注重對選手的保護。

  另外,有不少網友認為諸如Monster聯賽帶有表演性質,因此不能算作職業比賽。對此景乾認為,“很多表演賽都是職業選手在打,就像美國著名的WWE,里面選手打或者被打都是安排好的,觀眾也知道,但不妨礙比賽的精彩程度。如果選手不夠職業,是無法做到既安全又好看的”。


水平懸殊,教練為何沒有阻止比賽?


  在小新與王皓然的比賽中,小新的教練吳霸川無疑是一個重要的角色。近日,《新民周刊》記者聯系到小新的哥哥崔先生。崔先生表示,目前王皓然和賽事主辦方法人代表石某仍在接受警方調查。至于教練吳霸川,崔先生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吳把小新送到醫院后,吳霸川離開醫院,至今崔先生再也沒有見過他。此前崔先生接受其他媒體采訪時說,吳霸川被公安局拘留24小時后就放出來了,后來微信上轉過2000塊錢,但他們沒收。據媒體報道,吳霸川也就是健身房教拳擊的初級水平。

  網傳吳霸川與小新的聊天記錄中能看到,最初他邀請小新參賽時告訴小新,對手和他差不多,“學拳沒有很久”。“我覺得這件事主要責任在教練。就算他最初不知道主辦方安排的對手是誰,到比賽臨開始前海報都出來了,他看到了還能不知道嗎?他不是不認識王皓然啊,2015年差不多同一時期,吳和王皓然都參加Monster比賽。再說,大家都是成都拳擊圈的,這個圈子也沒有很大,這么多年還能不認識?”楊毅果對本刊記者說。

  在地下拳賽的圈子里,教練是一個活躍的群體。《新民周刊》了解到,Monster比賽初期有眾多素人參賽,當素人們被有經驗的拳手在擂臺上“痛打”時,當地拳館就迎來了推銷培訓課程的良機:只要一個月,就能出師,就能在擂臺上擁有一戰之力。這令很多沒有接觸過拳擊的“小白”產生了錯覺:拳擊是可以速成的。

  景乾說:“首先,拳擊教練肯定無法速成。現在給那些新手教練培訓的專業人士,打出來的套路是臨場即興發揮的。但是外行不懂,他們把這些招式記下來,錄成視頻,然后當作‘公式’去背。按照這種方式培訓,的確可以大大節省時間,不過問題就是他們水平非常有限。更重要的是,一旦這種速成的教練帶學員去打比賽就很危險。拳擊中很重要的一點是抗擊打,有時候不在乎你能打得多重,而是你能承受多重的打擊。你作為教練都沒在賽場上‘挨打’的經歷,怎么會有保護學員的意識?”

  據景乾與楊添介紹,國內活躍著的所謂拳擊教練,有一些在泰國接受培訓,而送人去泰國培訓做拳擊教練,也已經形成產業鏈。“以前去泰國學習很便宜,一個月幾千塊錢包吃住,現在也不貴。培訓回來就可以宣稱自己是教練了。實際上培養一個合格的拳擊教練,至少需要三個月到半年。”楊添告訴本刊記者。目前,國內商業健身房教拳擊的,在他看來大部分都是“扯淡”。“很多人自己連怎么打拳還沒搞明白,就開始在健身房教拳擊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