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一單口罩生意

日期:2020-04-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安 諒


  婷婷打開電腦,迅速找到了那一頁單據。果然,在原購價一欄,寫著一盒(50只)單價60歐元!昨晚,婷婷就發現,老公阿俞把這張單子發給了上海一家民企——那家企業說,他們是要捐贈給急需醫用口罩的醫院的。她當時想提醒,你這兩天折騰下來,不是為了發財吧。可話在嘴邊,沒有吐出去。

  春節疫情蔓延,上海的口罩也緊張起來,阿俞趴在電腦前,忙得眼睛都紅了,前天,他還把大年夜給婷婷的銀行卡(等于大紅包)都拿去了,說是“暫借用用,機會來了”。當時,阿俞有一種打了雞血的感覺,使婷婷心中莫名生出一絲慌亂。

  現在,趁老公在隔壁房間哄兒子睡午覺,她把電腦打開查看,結果令人震驚。這類口罩,平常原價加關稅什么的,不超過35歐元,在德國的商家因這邊要得急,已加了價。如果阿俞再借機高價賣出,那不是在發國難財嗎?婷婷心急如焚,缺德錢絕不能賺啊!

  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默默想著心事。卻見阿俞拿著手機從房里勿勿走了出來:“快快,你去看著敏敏,上海客戶在催貨,我得趕緊處理。”婷婷站了起來:“哎,你可別賺黑心錢!”“瞎說什么呀!快去吧。萬一敏敏醒了,見沒人,又要哭了。”

  晚飯時,她逮住機會,又說了一句:“你真的不要高價賣口罩。”阿俞嘴里正嚼著一塊雞腿骨,有點含糊地回道:“人家供貨方就是高價。”“再怎么樣,價不能高。不行的話,那個錢不用給我了。”

  見婷婷表明態度,飯后,阿俞把她叫到電腦前。“你看好了哦。這60歐是進價加關稅,我給出的也是這個價,一分錢也沒賺。”他帶著調侃,繼續對她講:“我可沒‘三觀不正’,當年,你老公也是共青團干部,是黨的助手和后備軍啊。現在疫情如此,我要盡匹夫之責,怎么可能去趁火打劫?”

  “好,我相信自己老公!不過,你還是用當地的原價賣給上海醫院吧。差價嘛,就用那張卡里的錢。行嗎?”婷婷目光堅定地看著阿俞。“當年我爸染上非典,是上海醫院不惜代價,全力搶救,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上海對我們有情有恩……”“我明白了,支持!我來算算,這十萬只口罩,我們需補多少差價?”阿俞話音剛落,婷婷就親了他一口。

  當晚,把問題搞定后,阿俞興奮地告訴婷婷:“有兩個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那先說壞消息吧。”婷婷熟悉阿俞的套路。

  “不是,兩個都是好消息。”阿俞扮了個鬼臉。“一個是,上海要捐贈的企業,寫來了感謝函,說我們不用出錢,他們出。但他們非常感謝我們,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幫了他們。另一個是,德國朋友說,他們知道中國在抗擊病毒,他們不加價了,也是表示對中國的友好和支持。”

  “太好了!”婷婷鼓起掌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對阿俞說:“那我們還可以用這錢,再多買些口罩,捐贈給醫院,好嗎?”

  阿俞飛快地回答了一聲:“好!聽老婆的!”

  這時,在邊上玩耍的敏敏,不知為何,格格笑了起來。夫妻倆相視一眼,也格格笑了起來,這是居家幾天里,最歡暢的一次笑聲。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