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環球 > 正文

疫情沖擊波, 第三波“震中”在哪里?

日期:2020-04-1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疫情再次證明,中國倡導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若全球不能同步把疫情控制好,僅僅中國、歐洲或美國把內部疫情控制住,事實上并不能解決問題,最終還是要通過全球攜手,一起將疫情控制住。
作者|陳 冰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讓全人類面臨大考。截至4月13日6時,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全球新冠肺炎確診人數超過184萬,死亡人數超過11萬。

  4月10日,也門報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至此,全球近兩百個國家中,仍然宣稱“零確診”的僅剩4個,它們是朝鮮、萊索托、塔吉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事實上,這幾個國家并非固若金湯,而是早已被周邊的疫情國所包圍,出現確診病例,也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和以往類似疫情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傳播力強、潛伏期長、無癥狀病毒攜帶者比例高等鮮明特點,這意味著只要尚有一個國家仍處于疫情失控狀態,全人類的疫情威脅狀態,就難以解除。

  在過去的一周,歐美仍然是全球疫情主戰場,但盧森堡和冰島等國的感染率已超過了意大利和西班牙,成為感染率最高的歐洲國家。這說明歐洲疫情現在此起彼伏,整體情況不太樂觀。

  此外,世衛組織還給出了兩個不好的預判:一是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比流感高10倍。譚德塞指出,雖然大家已經目睹了新冠病毒對發達國家造成的危害,但它在更貧窮和更脆弱的國家可能造成的破壞仍未完全顯現。

  二是世衛組織非洲應急項目主管米歇爾·亞奧4月9日說,過去四天非洲感染新冠病毒人數翻倍。如果這一趨勢延續,根據世界其他地區情況,一些非洲國家“或很快面臨巨大(疫情)高峰”,時間可能在今后數周。

  另一個讓世人擔憂的則是印度。人口基數大、密度高,醫療水平低,衛生條件差,政府動員力弱,這些不利條件在新冠病毒快速蔓延的趨勢下被進一步放大。目前,印度的確診病例已經呈指數級上升,很可能成為下一個全球防疫難點。“印度防疫措施準備不充足,一旦武漢、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情況在印度重演,將會為當地防疫帶來很大挑戰。”

  張文宏認為,未來在世界上人口眾多、醫療資源相對不充足的地方,疫情可能會帶來非常嚴重的災難。疫情再次證明,中國倡導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若全球不能同步把疫情控制好,僅僅中國、歐洲或美國把內部疫情控制住,事實上并不能解決問題,最終還是要通過全球攜手,一起將疫情控制住。


美國:死亡與確診人數雙雙居全球首位



  4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批準懷俄明州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災難狀態”,這意味著美國所有50個州、首都華盛頓特區以及美屬維爾京群島、北馬里亞納群島、關島和波多黎各4個海外領地都進入“重大災難狀態”,這是美國歷史上的首次。

  截至北京時間4月12日6時30分,美國累計確診人數已達524903例,占全球累計確診人數近1/3,累計死亡人數20389例,這兩項數據已雙雙位居全球首位。更為嚴重的是,“重災區”紐約州、加州和華盛頓州等東西部沿海州疫情數據雖“高位盤穩”,卻仍居高不下,而原本確診數據并不突出的其它各州,也有增長的趨勢。

  這些驚人的數據都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的沖擊,已經到了一種非常嚴重的地步。但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更在意的是如何“甩鍋”。

  在過去的一周,特朗普將攻擊的炮火猛烈地對準了世衛組織。

  4月7日,特朗普公開宣稱世衛組織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上存在延誤”“以中國為中心”并威脅停止對世衛撥款后,包括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在內的白宮高層紛紛呼應開炮,“問責”世衛。

  很快,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的共和黨人集體向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發難,他們質疑世衛組織“沒有考慮全世界各個國家的利益”,指責其“沒有將疫情的責任歸咎于中國”,并且抨擊其“依賴中國政府的錯誤信息”。

  他們要求世衛組織在4月16日之前,提供2019年8月以來與中國關于公共衛生方面的信件記錄,有關中國新冠肺炎確診和病亡病例的文件,以及其與臺灣方面的信件記錄。還要求譚德塞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進行解釋。事實上,美國國會根本不在意世衛組織發布的信息以及為疫情防控作出的努力,而是希望通過“傳喚”的方式敲打總干事,要求世衛組織配合美國污名化中國。

  特朗普4月10日還在白宮疫情簡報會上稱,將于下周發布有關世衛組織的聲明。而據美媒《政治報》報道,特朗普的助手們正討論切斷對世衛組織的資金支持以及創立“替代機構”等懲罰措施。世衛組織或許未曾想到,在全球抗擊疫情形勢如此吃緊的時刻,自己會成為唯一超級大國耍弄政治攻擊的對象。

  特朗普政府為何威脅“懲罰”世衛組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特朗普政府不過是在尋找“替罪羊”,以轉移民眾對它未能迅速采取行動、阻止疫情在美國蔓延的關注。如今,美國全境進入“重大災難狀態”,意味著每個州一級地方都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的災區,也意味著此前“劃區設防、檢疫隔離”的嘗試歸于無效,只要有一個州的疫情仍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全美國就勢必仍然處于疫情的“危險期”。

  隨著美國確診病例全球居冠且猛增勢頭不減,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日增,特朗普政府靠“甩鍋”擺脫指責、為大選挽回民心的意圖更加強烈。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指出,當前美國國內對政府的批評之聲不絕于耳。事實上,美國政府忽視了世衛組織一再發出的警告,疫情防控措施和醫療物資準備工作滯后,最終導致疫情蔓延,形勢失控。輕描淡寫或掩耳盜鈴已經無法欺騙民眾,美國政府轉而以“甩鍋”中國作為轉移壓力的主要方式。此時,世衛組織對中國疫情防控工作的肯定和支持,增加了“甩鍋”的難度,美國政客難免因此氣急敗壞。

  美國一眾政客為政治私利,肆意攻擊世衛組織,為國際抗疫合作“添堵”,既看不出“團結”和“協調”,也違背了美國的國際承諾,更絲毫體現不出它作為唯一超級大國的責任擔當。

  美國不應該忘記,3月27日,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上,曾經共同發出一份聲明稱:“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深刻表明全球的緊密聯系及脆弱性。病毒無國界,需要本著團結精神,采取透明、有力、協調、大規模、基于科學的全球行動以抗擊疫情。我們堅定承諾建立統一戰線應對這一共同威脅……我們完全支持并承諾進一步增強世衛組織在協調國際抗疫行動方面的職責。”


歐盟:搖搖欲墜


  分處大西洋兩岸的歐美仍是全球疫情的“重災區”。歐洲的確診人數與死亡病例還在持續增加。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數據顯示,截至4月9日19時,歐洲累計確診764520例,約占全球病例的一半,其中死亡62491例。不過,受疫情沖擊最嚴重的西班牙、意大利、德國和法國,出現疫情放緩跡象。

  目前,西班牙、意大利、法國和德國的確診人數都超過10萬。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4萬例,累計死亡病例逾1.8萬例,死亡病例數仍是全球最高。西班牙累計確診病例超過了15萬,累計死亡病例超1.5萬例。10%左右的高病亡率和持續增加的感染人數,依舊顯現出西班牙這一歐洲疫情的“震中”在防疫過程中面臨巨大挑戰。4月9日,西班牙議會當日投票通過了再次延長國家緊急狀態的決議,西班牙國家緊急狀態將至少延長至4月26日零時。

  法國類似確診病例超過13萬例,累計死亡病例過萬,在歐洲國家中僅次于意大利和西班牙。隨著單日死亡人數有所下降,重癥患者人數的增長也有所放緩,官方認為法國的疫情迎來非常高的“平臺期”,法國醫療系統的壓力仍然巨大。

  德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2萬例,死亡2700人,從疫情初期不足1%的死亡率上升到目前的2.2%,但仍然遠遠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德國柏林應用人口學院人口學專家米歇爾甚至認為,如果放到年底統計的話,會發現死亡率與往年相比不會有明顯增加。“德國日均死亡人數是2400人,平均年齡是80歲以上,而目前新冠肺炎死亡大多數也是80歲以上的老人。這樣比較的話,其實是正常的。”

  正是因為德國國內不同的專家聲音,導致民眾期盼國家盡早“解封”。默克爾則表示,當前沒有放松警惕的理由,現在實施的防疫措施在復活節期間和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都必須繼續堅持,否則當前已取得的防疫成果很可能會“毀于一旦”。4月11日晚,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更是就疫情發表特殊電視講話,這是德國總統除了每年的例行圣誕致辭之外首次在電視上對德國國民發表講話。他指出,何時放寬系列防疫措施并不取決于德國政府和專家,而是掌握在所有人手中、跟每個人的耐心與自律息息相關:“疫情危機后的世界必然面目全非,但最終是由我們來決定,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

  與此同時,他強調了歐洲乃至全世界統一戰線的重要性,稱:“德國必須跟鄰國攜手并進,才能保障共同的健康衛生安全。這場疫情不是戰爭,國與國之間并非敵對關系,而是應該共享醫療科研成果,以便能夠更高效、快速地找到疫苗和治療方法,并且還要提供給世界上那些貧窮、弱小的國家。”

  4月12日,英國政府就承諾,將向世界衛生組織等聯合國機構以及國際非政府組織和英國慈善機構捐助2億英鎊(約合17.51億元人民幣),以支持貧困國家遏制新型冠狀病毒傳播,進而防止英國出現第二波疫情。

  “新冠病毒不分國界,只有幫助有困難的發展中國家加強醫療衛生系統,我們才能有效保護英國公眾(健康),”英國國際發展大臣安妮-瑪麗·特里維廉說,英方援助有望幫助貧困國家防止大量民眾感染病毒,助力全球抗疫。

  對英國而言,過去的一周也是驚心動魄的一周。

  首相約翰遜入院治療,一度進入重癥監護室,讓人們紛紛為其捏了一把汗。好在經過一周的治療,檢查顯示約翰遜沒有肺炎癥狀,且只需接受標準輸氧治療,沒有用上呼吸機。出院后的約翰遜到首相官方鄉間別墅契克斯繼續休養。4月11日,離開ICU、身體狀況好轉的約翰遜發表入院后的首份聲明感謝醫護人員,稱“我感謝他們再多都不為過,我欠他們一條命”。約翰遜的出院,無疑大大提振了英國人民抗擊疫情的信心。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的死亡率約為1.9%。然而英國和法國的死亡率卻分別高達11.15%和13.21%。在奇高的死亡率面前,英國首席醫學官也終于承認,英國最初的抗疫策略存在失誤,應早點展開大規模檢測。除了加大檢測規模,英國也開始建“方艙”醫院應對疫情。

  與此同時,歐盟內部在意大利發出了“同歸于盡”的威脅言論之后,終于達成4萬億救援計劃的共識。4月9日晚,歐元集團主席正式宣布,歐盟各國財長已就5400億歐元(合人民幣4.16萬億元)救援計劃達成一致,該計劃旨在為歐洲疫情嚴重的國家提供援助。

  此前,意大利多次向歐盟求助,但歐盟各國都不愿向意大利伸出援手,法德等歐洲大國甚至拒絕向意大利出口口罩等醫療物資。疫情過去一個多月,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發表一封公開信向意大利道歉,她對疫情初始階段歐盟各成員國各自為政感到遺憾,并向意大利承諾,“現在,歐洲與意大利并肩”。可是意大利并不領情,意大利總理孔特立即回敬說,2020年將會是歐盟的一個分水嶺,成員國之間能否放下私心,團結合作,最終將決定統一歐洲夢的復興或者破滅。意大利從歐洲收到的,只有虛無的言語,沒有實質性的幫助。

  隨著疫情的不斷加重,意大利的經濟徘徊在了死亡的邊緣。意大利稱,如果一個國家崩潰,歐盟其他所有國家也都會崩潰。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也稱,如果歐洲各國還不同心協力,那么歐盟必將垮臺。為此,意大利和西班牙兩國提出了發行“新冠債券”籌集抗疫資金、刺激經濟的資金,并由歐盟各國共同分攤新冠債務。但是這一提議,成為會議上各國沖突的焦點,德國、荷蘭等國堅持債券發行國家應該進行內部改革,而意大利、西班牙則不接受任何的先決條件。大難臨頭,歐盟各國還在為“防疫債券”這個事關重大的救命稻草問題爭論不休,足見歐盟內部的矛盾與分歧是何等嚴重。這也讓歐盟首席科學家莫羅忍無可忍,憤而辭職。他在辭職聲明中寫道,“歐盟應對疫情的方式讓我非常失望。”他已經對歐盟完全喪失信心。

  不過,在經過了近一天的鏖戰之后,歐盟終于快速達成了5400億歐元的大規模援助計劃。只是歐洲央行曾表示,歐元區可能需要1.5萬億歐元(合人民幣11.5萬億元)來應對危機,這5400億歐元可能只是杯水車薪。2011年歐債危機暴發的時候,歐盟推出了大概總額為7500億歐元的救市計劃,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遠遠大于債務危機的沖擊,從數目上來說,5400億歐元是遠遠不夠的,其效果恐怕也要大打折扣。

  疫情之下的限制和封鎖政策,使得歐洲各國的經濟增長以創紀錄的速度下滑,各國的經濟衰退不可避免。奧地利、挪威和丹麥宣布了從4月中旬開始逐步解禁的計劃,荷蘭、葡萄牙緊隨其后,宣布從4月下旬和5月初開學,此后,餐館、酒店、酒吧、博物館等服務行業陸續開放。在比利時,推進“退出限制”的專家小組也已經成立,他們的初步計劃是逐步放開限制,讓一些風險小一點的行業先復工,讓年輕人先開始工作,隨著疫情好轉,再放開娛樂場所及讓年長的一些人開始工作。意大利、捷克也在嘗試著允許小型商業活動重啟。雖然推行封禁措施仍是歐洲多國的主流觀點,但是歐洲各國采取的防疫措施并不完全一致,這使得歐洲的疫情發展情形更加不確定。生命健康很重要,GDP和利潤也很重要。如何在疫情此起彼伏的高發態勢下,盡快解封,復工復產,成為歐美各國面臨的一道難題。


第三波在哪里暴發?


  新冠疫情重創全球,何時才能結束,是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

  總體來看,疫情在全世界的蔓延分成了三波:第一波在亞洲,第二波在歐美,隨著印度、印尼、巴西、俄羅斯、土耳其、非洲等國家確診病例的暴增,預示著全球第三波疫情的到來。

  目前,印度多地已經宣布了將“封城”期限延長至4月30日,并提高限制等級,不允許居民外出,但執行起來卻很松散,很不利于疫情的防控。更糟糕的一點是,隨著這些封城的措施,也讓印度的很多民眾失業。可以說,對于這個貧窮的國家來說,突如其來的疫情在他們本就艱苦的生活上又重重地壓上了一塊石頭!

  有研究表明印度此次封城直接導致了1億名印度流動工作人口直接失業——這群人主要來自農村地區,靠著在大城市中打零工維生,并且沒有積蓄。所以,現在的印度很多人并不怕自己被感染而死亡,更多的人害怕自己是被餓死的,因為每個人每天只能領到一兩個面包、一點點米飯。

  而在印度,最怕在貧民窟形成疫情傳播了。但不幸的是在印度最大的貧民窟塔拉維,4月1日出現了首例確診病例。當這事發生以后孟買政府隨即關閉了塔拉維,并要求民眾居家隔離,防止病毒在貧民窟的進一步擴散。但即便如此,貧民窟內的風險依然是巨大的。畢竟在那里,人們很難做到真正的居家隔離。印度一旦控制不住,或許會變成全球最大的疫情國家。

  與印度經濟發展水平相似的國家還有印尼、孟加拉國、菲律賓等,這些國家雖然在全球經濟中地位較弱,但人口太多:印尼2.62億人,孟加拉國1.65億人,菲律賓1億人,一旦大暴發,落后的醫療衛生條件勢必會導致更高的致死率和更多的死亡人數。

  更加貧窮落后的非洲,形勢也十分不妙。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4月10日表示,新冠病毒正在非洲農村地區擴散,目前已有超過16個非洲國家出現集群病例和社區傳播。非洲國家本已不堪重負的衛生系統預計將面臨嚴重困難,尤其是在農村地區。世衛組織呼吁非洲各國采取緊急應對措施,加強現有公共衛生和初級衛生保健基礎設施,同時呼吁二十國集團加快對非洲抗疫的支持。

  此外,據俄羅斯媒體報道,從4月6日開始,莫斯科的疫情就開始惡化,肺炎重癥患者快速增加,從每日數百人被送往醫院治療,增加至1300多人。4月10日從俄羅斯出發抵達上海浦東機場的航班上,204人中目前檢測出來的確診病例是60例。這意味著,一個航班30%的人都確診了新冠肺炎。倒推回去,可見俄羅斯的疫情不容樂觀。

  據俄羅斯媒體分析,俄羅斯疫情暴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對防范歐洲疫情輸入下手晚了。俄羅斯民眾與歐洲各主要國家往來頻繁,歐洲諸國暴發疫情的時候,俄羅斯沒有第一時間采取行動。而是到了3月下旬意大利、西班牙等國的疫情已經非常嚴重了,俄羅斯才宣布限制與歐盟各國的航班,并限制外國人入境。但是,等到進行嚴格管控的時候,根據報道推測,3月下旬的10天內約有100萬人從國外回到俄羅斯,他們當中很多人在居家隔離,沒有進行核酸檢測。

  有分析數據顯示,全俄的確診病例60%都是輸入型病例,多數為從意大利、法國、西班牙等歐洲疫情嚴重國家回國的公民。莫斯科作為俄羅斯最重要的國際航線交通樞紐首當其沖。

  疫情惡化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是,俄羅斯的檢測試劑敏感度低,一些病毒攜帶者最初可能沒被檢測出來。隨著大量新研發的檢測試劑下發到全俄各地,幫助縮短病毒檢測時間,更快地檢測速度也是近期俄新冠確診病例大幅增長的原因之一。俄羅斯傳染病學家馬雷舍夫預測,如果之前感染人數是“算術級”增長,那么未來幾天,可能會出現“幾何級”增長。

  眼下,俄羅斯也加嚴了防控措施。俄羅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4月11日表示,俄羅斯政府劃撥75億盧布,要求俄羅斯工業和貿易部緊急采購一批呼吸機和ECMO(體外膜肺氧合)設備。俄羅斯軍方投入抗疫,除了7.6萬人搶建了16座方艙醫院之外,還加緊生產醫療物資。這位發言人宣稱,在這次疫情前,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衛生系統為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做好了準備,希望俄羅斯衛生系統的應對能“更接近德國的經驗”,這種經驗展示出好效果。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