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浦東,中國的一張王牌

日期:2020-04-1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習近平總書記對浦東提出“三個在于”的定位要求,浦東發展的意義在于窗口作用、示范意義,在于敢闖敢試、先行先試,在于排頭兵的作用。
作者|金 姬


  1990年4月18日,86歲的鄧小平向世界打出了一張王牌——浦東開發開放。小平同志說:“抓緊浦東開發開放,不要動搖,一直到建成。”后來,小平同志還說:“浦東面對的是太平洋、是歐美,是全世界。”

  春天的陽光照亮了浦江之東的土地,也照亮了上海的錦繡未來。浦東從此滄桑巨變,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張王牌,一張面向世界的王牌。

  30年后的今天,浦東已經變成了一座功能積聚、要素齊全、設施先進的現代化新城,以全國1/8000的面積創造了1/80的GDP、1/15的外貿進出口總額,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和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

  習近平總書記對浦東提出“三個在于”的定位要求,浦東發展的意義在于窗口作用、示范意義,在于敢闖敢試、先行先試,在于排頭兵的作用。


站在開放最前沿



  浦東開發開放有其特殊的背景。20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國際風云變幻。1990年初,中國在改革開放、經濟建設、國內穩定以及國際關系方面同時遭遇嚴重困難。這種“三碰頭”的嚴重局面,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罕見的。

  作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認為“發展”是此時的關鍵,他把視線轉向了上海東部這片土地,嶄新的思路已形成:浦東開發開放要成為一項跨世紀國家戰略。酷愛橋牌的鄧小平打了一個比方:“機會要抓住,決策要及時,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條件更好,可以更廣大地開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個大措施。上海是我們的王牌,把上海搞起來是一條捷徑!”

  鄧小平的意見,引起了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1990年3月中旬,國務委員兼國家計委主任鄒家華、國家計委副主任計卜青,率領國務院有關部門負責人,前來上海現場辦公,主要是為浦東開發上馬作統籌安排。

  3月底,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姚依林受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總理的委托,率領國務院特區辦、國家計委、財政部、人民銀行、外經貿部、商業部、中國銀行的負責人到達上海,親往浦東調研論證。

  4月10日,國務院召開會議專門聽取姚依林的匯報,并對浦東開發開放的若干問題逐個進行研究。

  4月12日,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會議,聽取了國務院提交的關于浦東開發方案的意見。會議決定,開發開放浦東。

  1990年4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出席上海大眾汽車公司成立5周年慶祝大會。在致辭中,李鵬宣布:“中共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在浦東實行經濟技術開發區和某些經濟特區的政策。”

  將中國最大的城市放到改革開放的第一線,這么重大的事情,全部決策過程2個月。這是改革的速度,這是鄧小平的速度。

  1990年5月1日,上海市政府向國內外宣布了浦東新區對外開放的十條優惠政策。《紐約時報》對此報道的標題是“中國仍然在從事經濟建設”,這是中國堅持走改革開放道路的一個重大信號。

  浦東開發開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面旗幟,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國堅持改革開放的堅定決心。這面旗幟一經舉起,既是鮮明的宣示,也用豐碩的成果回應了全世界的種種疑慮。

  浦東新區地區生產總值從1990年的60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12734億元,增長了210多倍;財政總收入從1993年的11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4316億元,增長了380多倍;人均GDP超過3萬美元。

  2020年1月,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指出,浦東要努力成為當今世界高水平開放的一面旗幟。勇敢站在開放最前沿,積極推動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制度型開放轉變,更好服務“一帶一路”和企業走出去發展,在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開展風險和壓力測試上敢闖敢試、走在前列。


國家戰略在浦東疊加和交匯


  細心的人會發現,30年來,中央把許多重大任務交給了上海,一系列的國家戰略都在浦東疊加和交匯。

  比如,上海的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和科創中心等“五個中心”建設的核心承載區都在浦東。

  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習近平發表主旨演講并宣布:增設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新片區;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這三項任務都與浦東有關。

  以中國首個自貿試驗區于2013年9月從浦東啟航為例,臨港新片區的很大一部分區域就在浦東。

  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保稅區管理局副局長陳彥峰表示,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制度創新的“催化劑”,已經成為推動新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數字顯示,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1/10的面積創造了浦東新區3/4的生產總值、70%的外貿進出口總額,以1/50的面積創造了上海市1/4的生產總值、40%的外貿進出口總額,成為帶動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在國際形勢復雜多變,經濟面臨“寒流”的情況下,上海自貿區依然保持了“逆勢飛揚”的發展態勢。一批跨國“大腕”紛紛一擲千金追加投資。

  6年半來,保稅區域經濟規模穩步增長,稅收貢獻不斷擴大,上海自貿區掛牌以來,累計新設企業6.4萬戶,新設企業貢獻的年稅收已經超過百億;新設外資企業1.2萬個,累計實到外資331億美元。

  與此同時,上海自貿區的改革開放紅利已經惠及方方面面,涌現了一批新企業,探索了一批新模式,催生了一批新產業,成為推動高質量發展、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先行先試區。

  如果說設立深圳特區是中國開放型經濟建設的1.0版,浦東開發開放是2.0版,上海自貿試驗區建設是3.0版,那2019年8月掛牌的臨港新片區,可以稱為中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新格局的4.0版。

  在此之前,上海自貿區更多的是在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經驗。而一個“特”字將成為臨港新片區的顯著標志。上海市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國平說:“臨港新片區定位‘特殊經濟功能區’,自設立之日起便懷著劍指配置全球資源的雄心,肩負著代表中國參與國際競爭、深度融入經濟全球化的使命。如何突出‘特殊’二字,如何打造特殊功能,將會是未來建設臨港的關鍵一環。”

  根據《2019年上海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9年新片區新設企業4025家,簽約重點項目168個,總投資821.9億元。

  今年3月9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全面深化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建設實施方案》正式發布。這一方案對標國際公認競爭力最強的自由貿易園區和最高標準國際經貿協定,借鑒國內外最佳實踐案例,探索實施一批突破性、引領性的改革舉措。目標是用3年的時間,在臨港新片區全面推行特色營商環境指標,將臨港新片區打造成為在全市最好、在全國最具示范效應、在國際具有較大影響力的營商環境高地。

  上交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從地理上看也是放在浦東——如今的上海證券交易所就位于浦東南路,而科創板首批掛牌上市公司25家中就有4家來自浦東。目前,浦東有9家科創板上市企業,占全國10%。

  此外,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海發揮龍頭帶動作用,在很大程度上也要靠浦東。2019年6月,上海市政府表示,將推動更多長三角一體化改革創新項目落地浦東新區。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指出,浦東要努力成為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要窗口。結合謀劃“十四五”發展,提出未來浦東開發開放的戰略安排,突出經濟高質量發展、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科技實力提升,以下一個30年浦東開發開放的宏偉藍圖凝聚人、激勵人、鼓舞人。


上海“五個中心”建設的核心承載區


  上海“五個中心”建設的核心承載區都在浦東,意味著這片1210.41平方公里的熱土,是上海乃至中國積聚眾多功能的高地。

  以金融高地為例,浦東開發開放從一開始就堅持金融先行,建立了全國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以“金融貿易區”命名的開發區——陸家嘴金融貿易區。2009年,國務院又專門出臺加快推進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意見,要求上海到2020年基本建成與我國經濟實力以及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

  2020年已經到來,上海的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成果如何?浦東作為優等生,已經交出了滿意答卷。

  作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核心承載區,浦東經過30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全球金融要素市場最豐富、金融機構最集聚、金融交易最活躍的地區之一。其中,上海期貨交易所的商品期貨和期權成交量排名全球第一,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市場總市值和IPO融資額均排名全球第四,上海能源交易所的原油期貨日均交易量位列全球第三,“上海金”、“上海銀”、20號膠期貨、不銹鋼期貨等國際定價權和影響力不斷提升。

  根據今年3月26日國家高端智庫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與英國智庫Z/Yen集團共同編制的第27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 27)報告,上海相較半年前的全球第五上升至第四名,代表了中國城市在全球金融中心的最高地位。上海不辱使命,浦東功不可沒。

  而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是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交給上海的重大任務。總書記2015、2016、2017年每年參加全國兩會上海代表團審議時,都對上海科創中心建設提要求,強調要以全球視野、國際標準建設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把體現國家戰略的大科學裝置、大科學研究中心和各方面資源聚焦到張江。2018年11月,總書記考察張江科學城,要求浦東進一步加大對科技創新的投入,踢好“臨門一腳”,努力實現更多重大科技突破。

  為了全力落實總書記的系列重要指示要求,努力當好“自主創新的國家隊”,浦東正在三個方面發力:

  首先是著力夯實基礎研究的厚度。

  浦東主動服務保障上海光源、超算中心、蛋白質中心、軟X射線自由電子激光裝置、硬X射線自由電子激光裝置、超強超短激光裝置、活細胞結構與功能成像裝置等大科學設施建設,形成了全球種類最多、綜合能力最強的光子科學大科學設施集群。

  其次是著力構筑各類創新主體發展的熱土。

  浦東擁有上海科技大學、中國科技大學上海研究院、復旦張江國際創新中心、上海交大張江科學園等一大批著名高校,擁有中科院高等研究院、張江實驗室、上海藥物所、上海腦科學與類腦研究中心等一大批科研院所,擁有外資研發中心230多家,占上海52%,積聚了海內外各類人才145萬人。

  再者是著力優化創新創業生態環境。

  構建全生命周期的創新孵化體系,形成從苗圃到孵化器到加速器的完整孵化鏈,特別建設了一批科技成果轉化平臺。

  浦東的努力結出了科技創新的累累碩果。截至目前,浦東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比重4.15%,每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77件。2010年以來共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76個,其中特等獎4個、一等獎3個,ARJ支線客機、3000米超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等一批重大成果都是“浦東造”。

  進入2020年以來,我國發展面臨的風險挑戰加大,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會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沖擊。與全國其他地區類似,浦東做好經濟社會發展工作的難度也在明顯加大。但令人欣喜的是,第一季度里,浦東新區砥礪前行,經濟運行和改革開放顯示出強大韌性。區內企業一手抓精準防疫,一手抓復工復產,信心滿滿,投資意愿大多保持不變,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截至2020年3月下旬,區屬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率99.5%,“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已全部復工。所有的產業投資項目均已復工,實現工業固定資產投資65.11億元,同比增長28.1%。2020年1-2月份,浦東全區吸引實到外資12.7億美元,同比增長31%。

  如今的浦東,除了承載國家和上海任務,也在培育“中國芯”“創新藥”“藍天夢”“未來車”“智能造”“數據港”六大硬核產業,打造高能級集群。到2025年,浦東六大硬核產業將全部達到“千億級”。集成電路全產業鏈規模達到4000億元實現3倍增,占全市比重提升至80%;生物醫藥產業規模力爭突破2000億元實現3倍增,占全市60%。航空產業規模1000億元,占全市80%;汽車產業總產值4500億元,占全市40%,其中新能源汽車占汽車的比重達到30%;成套設備產值2200億元,占全市40%,信息產業營收規模5500億元,占全市50%。

  這是30歲的浦東,給自己定下了宏偉目標,也是給自己35歲的生日禮物之一。


超大城區,一流治理



  “一流城市要有一流治理,要注重在科學化、精細化、智能化上下功夫。”2018年11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浦東新區城市運行綜合管理中心,透過一塊實時更新的大屏了解上海城市精細化管理情況。總書記強調,既要善于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實現智能化,又要通過繡花般的細心、耐心、巧心提高精細化水平,繡出城市的品質品牌。

  浦東作為上海國際大都市的超大城區,地域面積大、人口密集、經濟活躍,單靠傳統的人海戰術難以實現精細化管理。為此,浦東抓住智能化這個“牛鼻子”,率先構建“城市大腦”,努力實現“一網統管”。

  據悉,浦東新區這個調動著各類城市“體征”數據的“城市大腦”不斷迭代升級,不僅嵌入更多百姓呼聲強烈的專項模塊,而且持續升級平臺算法。渣土車治理、黑車治理、工地監管、河長制、居家安防、群租治理等一系列智能應用場景,更豐富的城市數據讓“城市大腦”更智能。

  比如,小小一個窨井蓋,背后可牽涉十幾個部門,真到了出事的時候,怎樣才能最快找到管理方?面對這些城市運行潛在風險點,浦東新區“城市大腦”通過拆除系統“數據圍墻”和部門“管理圍墻”,以場景應用為導向,讓數據在線上順暢流通,讓管理在線下快速精準。

  與此同時,對坐擁東方明珠、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等眾多人氣景點的浦東新區而言,如何管理高峰客流一直是一大難題。“城市大腦”上線后,工作人員可以通過記錄著重要景點實時客流數的大屏,了解景區動態客流變化。

  此外,包括上海圖書館東館在內的眾多上海市重大工程項目正在浦東如火如荼建設。如何對這些在建工地實施有效監管,是浦東新區在城市治理中面臨的另一大問題。“發現一工地上建筑工人沒有戴安全帽!”通過算法升級,浦東新區“城市大腦”可以自動識別抓取工地上的危險行為,再將這一信息迅速反饋給工地負責人。

  浦東還聚焦老百姓的高品質生活,在上海市率先建設“家門口”服務體系,打造“15分鐘服務圈”。2018年,浦東完成1285個“家門口”服務站建設,實現了全區覆蓋,大大方便了群眾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因為浦東的高水平治理,才能吸引到眾多的全球人才。據悉,生活居住在浦東的境外人員達到16.4萬人,這里是一個宜居家園。浦東建設了碧云、聯洋等國際化社區和國際人才公寓,構建從小學到大學的國際學校體系,引進國際醫療機構,擁有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等國際化文化設施,為海外人才創造了國際化的生活環境。

  值得注意的是,浦東在全國最早進行了“小政府,大社會”模式的實踐。不斷優化的營商環境,也讓浦東的服務意識走在全國前列。

  具體來說,浦東把“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用好,堅持簡政放權,率先推出“證照分離”“一業一證”等改革,減少對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的審批;浦東率先實施“一網通辦”,大力推進“網上辦、單窗辦、就近辦、智能審、自動批”,在企業開辦、項目開工、貨物通關、不動產登記等領域努力跑出自貿區速度。也就是說,自貿區的輻射效應,首先在浦東發揮作用。

  浦東堅信,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這里率先實施負面清單管理等與國際接軌的一系列政策,讓全球人才在浦東不僅安居,更能樂業。浦東發揮的“金牌店小二”精神,不僅惠及企業,也讓個人有了滿滿的獲得感。

  精細化管理的最終目的,是要讓工作生活在這座城市的百姓更加幸福,真正做到“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

  30歲的浦東做到了。如今,浦東這個最牛“90”后,在而立之年,奮力推進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