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全球疫苗競賽

日期:2020-04-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盡管是應急性的疫苗研發,但安全和有效仍然是最重要的。在疫苗研發上如果以犧牲安全和有效來換取速度,只能得不償失。
作者|黃 祺


  這是疫苗研發史上從未有過的速度,也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疫苗研發競賽。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世界蔓延,率先初步控制疫情的中國,正在有序復工復產。無論是疫情焦灼的國家還是中國,所有人都期盼著特效藥和疫苗的出現,因為只有特效藥和疫苗才是最終阻斷傳染病發展的武器。特別是疫苗,讓人們翹首以盼。

  迄今,中國、美國、德國、英國、法國、日本、以色列、新加坡、澳大利亞、印度等國的新冠肺炎疫苗研究都表現出不俗的實力,所有的進度以小時計。

  參與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的,不僅有像輝瑞這樣的制藥巨頭,有中國實力雄厚的科研機構,也有規模并不算大的新銳藥物研發公司。總之,英雄不問出處,全世界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爭分奪秒。

  過去,中國幾乎沒有自己的原研疫苗,近年來疫苗研發能力逐漸提升。而發生在2018年的長春長生疫苗事件,曾嚴重打擊人們對國產疫苗的信任感,使得國內疫苗產業的信譽受到嚴重影響。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讓中國疫苗研發站上一條全新的起跑線。

  盡管是應急性的疫苗研發,但安全和有效仍然是最重要的。在疫苗研發上如果以犧牲安全和有效來換取速度,只能得不償失。


這些疫苗跑到前面


  “我們正在一邊飛行一邊造飛機。”美國梅奧診所疫苗研究部主任、《疫苗》周刊主編格雷戈里·波倫對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現狀的形容特別貼切。

  世界各國的科研機構選擇不同的“土壤”、不同的“路徑”、從多個方向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美國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納(Moderna Inc.)研發的 mRNA 疫苗,中國康希諾生物的Ad5-nCoV,美國Inovio公司的INO-4800,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制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在全球一百多項在研的疫苗開發項目中,上面這些是進度最快的。

  4月12日,一對武漢的中年夫妻,胳膊上種下一針試驗階段的新冠肺炎疫苗。這一天,距離中國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提交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開放給全球共享,正好是三個月的時間。

  他們的女兒、29歲的武漢人吳妮,也是新冠疫苗臨床試驗高劑量組的志愿者,她已經結束了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吳妮一直鼓勵父母報名參加疫苗II期臨床試驗。這一款疫苗I期臨床試驗的啟動時間,距離公開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不過2個月。

  他們參與的臨床試驗是重組新型冠狀病毒(2019-COV)疫苗(腺病毒載體)的 II期臨床試驗,由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團隊領銜,是全球一百多項疫苗研發項目中,第一個進入II期臨床試驗階段的疫苗,是進展速度最快的項目之一。

  很多普通人參與了歷史。

  高校教師大白(化名)出門參加臨床試驗之前,希望讓一年級的兒子理解他的決定。兒子是個航天迷,大白對兒子說:爸爸這個就像登月一樣,爸爸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

  新消息接踵而至。4月13日,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申報的一類新藥——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已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臨床試驗許可。這是全球首家獲得臨床試驗批件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

  同一天,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旗下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制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品牌名:克爾來福)進入臨床研究。資料顯示,2020年1月3日,科興中維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單位溝通信息并提供病毒培養用細胞等;1月28日,科興中維正式立項啟動新冠滅活疫苗研制項目。

  美國Moderna公司的mRNA-1273,也是世界上最早進入臨床試驗的疫苗,有很強的競爭力。這款疫苗啟動臨床試驗的時間與陳薇團隊的時間幾乎同時。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為這項試驗提供資金,疫苗由NIH和Moderna公司聯合開發。試驗將在西雅圖的凱撒華州衛生健康研究所 (KPWHRI)進行。Moderna公司曾在2018年創下美國最大生物醫療公司 IPO 紀錄,是全球mRNA巨頭之一。該公司于2010年由哈佛團隊創辦,比爾蓋茨夫婦的基金會也是股東之一。

  除了以上三種疫苗,目前還有幾種疫苗進展速度很快,包括美國Inovio公司的INO-4800,深圳市免疫基因治療研究院(Shenzhen Geno-Immune Medical Institute)的LV-SMENP-DC和具病原特異性的aAPC等。

  至此,全球 5 款進入人體臨床試驗階段的新冠病毒疫苗中,中國占 3 款。另外兩款是美國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納(Moderna Inc.)研發的 mRNA 疫苗,以及伊諾維(Inovio Pharmaceuticals Inc.)研發的新冠 DNA 候選疫苗。


何時能用上新冠疫苗?


  各國基本上都采用了多線并行的方法,用多種技術開發新冠肺炎疫苗。

  據介紹,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專門設立疫苗研發專班,按照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活疫苗、核酸疫苗5條技術路線共布局12項研發任務,目前均在穩步推進。

  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軍志在近期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說,我們國家在制備滅活疫苗方面基礎比較好,此前研發出甲型H1N1流感滅活疫苗、甲型肝炎滅活疫苗、EV71手足口病滅活疫苗以及Sabin株IPV脊灰疫苗。

  所有人都希望新冠肺炎疫苗能早點研發出來并讓大家接種上,但疫苗研發的復雜,決定了研發過程無論如何壓縮都需要一定的時間。

  首先,疫苗是給健康人接種的,因此對它的安全性要求比藥物還要高,必須要經過三期臨床試驗驗證安全性后才能獲批。其次,疫苗生產工藝復雜,就算獲批,也不可能像口罩一樣即刻大量上市。

  過去,一種新疫苗的研發時間平均在10年,迄今研發速度最快的記錄,是埃博拉疫苗。

  2013年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大規模暴發,疫苗的研發正式開始,2017年疫苗上市,整個過程用了5年。但和新冠肺炎疫情不同的是,2013年并非人類第一次認識埃博拉病毒,埃博拉疫情此前已經零星暴發多年,科學家對埃博拉病毒的研究已經有了基礎。

  鐘南山院士4月12日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真正終結疫情,疫苗挺重要的,現在各國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研發。但我不認為疫苗三四個月時間就能做出來。此外,根據抗擊“非典”的經驗,去掉中間宿主,也能阻斷疫情的傳播。目前,我們還不知道新冠病毒的傳播鏈是怎么樣的,搞清楚之后切斷也很重要。把全部希望放在疫苗上,其他方法一概不管,是消極的。而且疫苗出來后,也不可能一下就非常完善,易感人群可打,但沒必要全部人群人人都打。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4月14日在北京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強調:“我們本著科學、安全、有效的基本前提,因為這是給健康人使用的特殊產品,所以疫苗研發的過程中,盡管是應急項目,但還是特別強調科學性、程序性。”

  王軍志院士介紹說,疫苗是應用于健康人的特殊產品,我國新冠肺炎疫苗在應急審批過程中始終尊重科學、遵循規律、以安全有效為根本方針,堅持特事特辦。“在這個過程中很多研發的步驟由串聯改為并聯、研審聯動、滾動提交研發材料、隨交隨審隨評,在標準不降低的前提下,通過無縫銜接,大大提高了研發的效率和審評的效率。”


安全和有效是第一位


  全球疫苗競爭中,安全和有效才是核心競爭力,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

  現代醫學意義上的疫苗誕生在西方。從英國鄉村醫生愛德華-琴納用牛痘預防天花、法國醫學家路易·巴斯德發明狂犬病疫苗,到如今幾家跨國藥企依然保持新疫苗研發主動權,疫苗研發在過去100年中一直是西方企業和科學家的天下。

  就是在新冠肺炎疫苗研發中,北美國家依舊體現出巨大的優勢。從所有疫苗研發項目的地區分布看,大多數新冠肺炎疫苗的開發商來自北美。據媒體統計,已確認的78個處于活躍狀態的候選疫苗研究項目中,有36家在北美,占46%;而中國、亞洲(中國除外)和澳大利亞,以及歐洲各有14家,占18%。

  改革開放后,海外制藥企業生產的疫苗進入中國,中國人開始獲得同等品質的疫苗。一些制藥巨頭不僅將產品帶到中國市場,還將制造環節放在中國。

  中國管理部門把疫苗分為“免疫規劃類疫苗”和“非免疫規劃類疫苗”,后者并非不重要,而是考慮到國家財政支出壓力,需要由個人支付接種的疫苗。在接種“非免疫規劃類疫苗”時,很多中國家長會更傾向于進口疫苗,因為家長們會從歷史發展和企業信譽、實力等方面綜合考慮。特別是一些技術難度比較大的疫苗,進口疫苗的競爭優勢至今還是很明顯的。

  在疫苗這個特殊產品的選擇上,特別是給嬰幼兒注射的疫苗,家長們更加關注安全性和有效性。

  長春長生疫苗事件曾經給中國的家長們帶來很大的心理陰影。2018年7月1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通告稱,國家藥監局在對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開展飛行檢查中,發現該企業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嚴重違反《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行為,對此責令吉林食藥監局收回該企業《藥品GMP證書》,并責令狂犬疫苗停產。那段時間,很多家長不敢給孩子接種疫苗,導致很多孩子沒能按時完成疫苗接種。

  為什么一種新疫苗的研發需要起碼長達十年、投入巨額資金、每一步都不能錯?因為疫苗是研發難度最大、生產工藝復雜,又事關健康人安全的特殊產品。技術上和投入上的高門檻,使得世界上很多真正稱得上“明星疫苗”的疫苗產品,很難被模仿和超越,成為某種疾病領域的“獨一份”。

  在肺炎球菌疫苗領域,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就是一個重大的突破,而開發這一技術和產品的輝瑞公司,則統領這一領域20年。曾經,另一家跨國藥企試圖研發類似產品,最終以失敗告終。

  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出現之前,已有的肺炎球菌疫苗在預防機制上存在缺陷,特別是在兒童的免疫應答上,不能獲得很好的效果,幼兒接種后效果不理想,但幼兒又是受肺炎球菌感染影像最嚴重的群體。為了解決這一缺陷,世界上各大實力雄厚的醫藥企業展開了競賽。

  2000年,輝瑞公司研發的7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在這場競賽中先勝一程,2000年在美國獲得FDA批準上市,成為當時唯一可以為5歲以下兒童接種的肺炎球菌疫苗。2010年,7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的“升級版”—— 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在美國獲批上市。

  從世界上首個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上市至今,輝瑞公司已經向全球165個國家銷售超過14億支疫苗,全球每年接種量超過1.5億劑次,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廣泛證實,迄今未出現過大規模的不良反應和召回事件。

  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的故事告訴我們,疫苗的研發和生產成本巨大,而一旦一種疫苗產品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取得突破,那么它也會成為信譽最好、最受信任的產品,并且讓其他競爭者難以真正達到類似的產品品質。

  今年,一款國產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獲批上市,但業內專家表示,這款疫苗與輝瑞公司10年前就在美國獲批上市的疫苗相比,還是存在一些差距。

  首先從研發標準上,國內這款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對標的是輝瑞公司的7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疫苗中所謂的“價”是指病毒血清型,一種疫苗要擴展覆蓋病毒血清型的種類,中間是存在技術難度的。印度是仿制藥大國,曾經有一家印度的仿制藥公司試圖仿制輝瑞的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但最終因無法克服技術難題而放棄。

  其次,兩種疫苗所利用的載體蛋白不同,這就好比種花用的土壤不一樣,關系到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第三,疫苗的儲存條件和保質期是產品穩定性的體現,越是嚴苛的儲存條件和保質期限制,說明產品在穩定性上沒有那么“自信”。國產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在儲存條件和保質期上都比進口產品更局限。

  第四,中國對進口疫苗實行嚴格的檢查制度。進口的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接受“全檢”,每一個批次都檢測,且所有的檢測項目都檢測;而國產產品實行“抽檢”,不要求每批檢測,也不要求所有的項目都檢測。

  研發環節、制造環節的種種技術壁壘,導致世界上應用最廣泛的幾款原研“明星疫苗”,都是為數不多的幾家制藥巨頭企業的產品,這些企業掌握了疫苗研發和生產的關鍵技術,讓模仿者難以效仿。

  從這些經典的疫苗誕生故事中可以看出,疫苗研發和生產,必須保持謹慎態度。盡管為了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需要加速疫苗研發,但疫苗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生物制品,越是急于成功之時,越要冷靜和理性,研發機構必須為普通人的健康和安全負起責任。


有競爭也有合作



  新冠肺炎疫情波及的范圍、帶來的損失史無前例,很多人甚至將新冠肺炎疫情與1918年大流感進行對比。

  時代的進步對于傳染病來說是硬幣的兩面。由于交通發展、人員世界性流動,新冠肺炎病毒得以更快地在世界各地傳染。但好的一面是,醫學已經不是一百年前的樣子,生物技術、疫苗的研發流程在過去一百年中改天換地,科研合作、商業合作的方式也與一百年前完全不同。

  新冠肺炎病毒被發現不久,中國就向全世界公布了病毒的基因信息,這是疫苗研發的基礎,也稱得上是最重要的全球合作舉動。

  目前,全球也已經啟動多個強強合作的新冠肺炎疫苗研發項目。

  4月9日,輝瑞公司在官網公布了抗擊新冠病毒斗爭中取得的最新進展。在疫苗研發方面,輝瑞公司與BioNTech SE簽署了一項全球合作協議,以根據基于mRNA的新冠病毒疫苗計劃共同研發BioNTech公司預防新冠病毒感染的潛在疫苗。

  這兩家公司于 2020年3月公布了合作意向書,兩家公司最初在美國和歐洲的多個研究基地就新冠病毒候選疫苗聯合開展臨床試驗。一旦獲得監管部門的批準,BioNTech和輝瑞計劃最早于2020年4月底開始臨床試驗。輝瑞公司透露,如果此項研發計劃取得技術成功并獲得監管機構的批準,到2020年底前有望供應數百萬劑疫苗,并且在2021年迅速擴大到數億劑的產能。

  輝瑞首席科學家兼全球研發及醫學總裁Mikael Dolsten指出:“抗擊此次新冠病毒疫情,需要在整個創新生態系統中進行空前的合作,各公司必須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團結合作。我為輝瑞與BioNTech的合作感到自豪,并對我們以科學的力量、盡快共同研發出全球亟需的潛在疫苗的能力充滿信心。”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輝瑞董事長兼 CEO艾伯樂博士向媒體公開五項承諾,呼吁生物制藥行業通過空前的協同合作共同抗擊新冠肺炎。

  1.輝瑞承諾在一個開放的資源平臺上向廣泛的科研團體共享一些現有的重要工具,并實時分享從其他公司獲得的數據和知識,從而加快為病人提供藥物和疫苗。

  2.輝瑞已組建一支專項研究特別行動小組,匯集了卓越的病毒學家、生物學家、化學家、臨床醫生、流行病學家、疫苗專家、制藥科學家和其他重要專家,集中精力應對這次疫情。這支團隊正專注于加快科研與開發進程,力爭盡快向患者提供亟需的藥物和疫苗。

  3.輝瑞承諾分享在臨床研發和監管方面的經驗,為這些公司提出的、最具前景的候選藥物提供支持。

  4.作為疫苗和藥物的最大生產商之一,輝瑞承諾利用各種過剩的產能,并有可能轉變生產配置,切實支持其他公司盡快實現可拯救千百萬生命的重大醫學突破,盡快造福于廣大患者。

  5.輝瑞正在聯絡一些聯邦機構,包括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國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院(NIAID)和疾控中心(CDC),組建一支由科學家、臨床醫生和技術人員組成的跨行業快速響應團隊,一旦今后出現疫情就可立即采取行動。

  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可能會將世界疫苗競爭帶入新的時代,在這個新時代中,合作與競爭共存、新的技術和機制涌現。未來,疫苗研發不能再“從前慢”,快速研發安全有效的疫苗,才能應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傳染病,而要實現“又快又好”,恐怕更要依靠實力雄厚的企業與研究機構合作攜手。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