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古典音樂與邪惡

日期:2020-04-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 電影里有個現象,古典音樂經常和惡魔一樣的人聯系起來。
撰稿|苗 煒


  如果我們喜歡看電影,可能還會發現一個現象,古典音樂經常和惡魔一樣的人聯系起來,比如《發條橙子》,里面那個總有暴力行為的小青年,就是伴隨著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干壞事的;《現代啟示錄》里美國軍隊轟炸越南村莊,配樂是瓦格納的《女武神的飛行》;再比如《這個殺手不太冷》里,那個壞警察,要做點兒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也要聽古典音樂進入狀態。殺人之前,他還會說:“你喜歡貝多芬嗎?哦,你喜歡莫扎特,但是他的作品太清淡了,我喜歡熱情點的作曲家。”還有《沉默的羔羊》里的漢尼拔,吃人之前,先聽一段巴赫。古典音樂本來是神圣莊嚴的東西,怎么跟邪惡的角色就搭配上了呢?

  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叫《余下只有噪音》,寫的是20世紀的古典音樂。作者說,古典音樂和邪惡掛上鉤,可能是因為納粹德國與古典音樂的關系。

  本書作者亞歷克斯羅斯,1990年畢業于哈佛大學,1996年開始為《紐約客》撰寫古典音樂樂評,寫大都會的歌劇演出,也評論許多先鋒音樂家的作品。他在書中說,希特勒熱愛音樂,這是確定無疑的。他在啤酒館、在軍營里可以狂“噴”,發表演講就能蠱惑聽眾,然而,要進入高雅社交圈,獲得上流社會的支持,憑借的正是音樂知識。他見到魏瑪共和國國立劇院院長的時候,就在談話中分析瓦格納的歌劇《女武神》,比較不同的演出版本,一下子就交到了朋友。

  希特勒年輕時就崇拜瓦格納,他在不同的場合說過好幾次,他之所以從政,就是受到了瓦格納歌劇《黎恩濟》的啟發。《黎恩濟》這出戲,原版本演一場要6個小時,寫的是十四世紀羅馬護民官黎恩濟的故事,黎恩濟對抗羅馬貴族,許諾給羅馬市民自由,但執政之后又遭到誤解,被市民殺掉,是一個帶有悲劇意味的政治家。希特勒把自己從政的理念,放到這樣一出歌劇上,就有了一種美學上的正當性,1920年代德國通貨膨脹嚴重,要償還一戰的賠款,民眾生活在苦難之中,但納粹黨并不是底層人民的政黨,當時共產黨在底層民眾中獲得了很大的支持,納粹黨要爭取城市小業主、中等階層的選票,黨的領袖說自己喜歡歌劇,比較符合宣傳的定位。

  希特勒在1920年代末期的一些演講中,經常說到文化。他說,德國衰敗的一個表現就是人們對偉大的音樂傳統越來越無知,知道莫扎特、貝多芬、瓦格納的不過20萬人左右,知道布魯克納的更少。他要求新建的歌劇院要有三千個座位,他還組織官方演出,1933年在紐倫堡有一次演瓦格納歌劇,劇場里空蕩蕩,希特勒命令巡邏隊到附近的啤酒館,把納粹黨員都叫來看演出。1938年納粹黨代表大會的一次歌劇演出,到場的人也少了一些,希特勒還是下命令,去找觀眾來坐滿座位。

  不過,希特勒的音樂品味還是不錯的,他在講話中說過,用音樂表達世界觀是完全不可能的,表達黨的利益更是無稽之談,他看不上歌功頌德的音樂,不許有哪個曲子是獻給他的或者為他而寫的。他說,政治必須上升到音樂的高度,而不是反過來,音樂為政治服務。政治要上升到音樂的高度,納粹的政治從一開始就有古典音樂的回響。納粹黨的集會與貝多芬、布魯克納、瓦格納協調一致,好像那些樂曲就是為黨的集會寫的似的。1933年拜羅伊特音樂節,這是專門演出瓦格納歌劇的音樂盛會,希特勒發出指令,音樂節觀眾不許唱黨衛軍的歌曲《旗幟高揚》,也不許表露其他的愛國姿態,因為音樂大師的不朽之作是超越歷史的絕對藝術。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