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餐桌邊的歌舞

日期:2020-04-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這家餐廳幾年后消失了,但那歌聲不時在我的腦海里激蕩。
撰稿|沈嘉祿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參觀長春偽皇宮。溥儀換個地方又當上了皇帝,但是我對他身穿日本大元帥禮服的尊容沒有興趣,對他與婉容、文繡、譚玉齡的故事也沒有興趣,唯獨在餐廳里發現了極為夸張的配置:一套銅管樂器,長長短短十來件。據講解員說,溥儀每天吃飯,就要樂隊為他演奏助興。這是真的嗎?我看餐廳雖然不小,但樂隊與餐桌的距離不會超過十米,銅管并非絲竹,一旦鼓噪起來必定震耳欲聾,康德皇帝不怕胃痙攣嗎?

  不過就此對餐桌邊的“文藝表演”多了一分留意。隨著魔都餐飲市場的繁榮繁華,餐廳間的競爭日趨激烈,各種招式層出不窮,餐桌邊的歌舞也就成了招徠食客的利器。福州路東端開過一家魔術餐廳,魔術大師傅騰龍在那里表演過,一時哄傳。延安路高架還沒通車之前,在四川路口的一條弄堂里開過一家南海漁村粵菜酒家,海鮮生猛,鑊氣洶涌,老板陳浩光是個帥哥,曾榮膺廣東“十大流行歌星”,他安排一輛“復古”的黃包車將老年客人載到店門口,又請兩個印度人裝扮成“紅頭阿三”拉門迎客,食客酒酣耳熱之際,老板披掛登場一展歌喉,上至師奶,下至靚妹,無不為之顛狂。

  不久,淮海中路新起了幾幢商務樓,配套的餐飲也相當時尚,有一家以東南亞風味立身揚名的“蕉葉”餐廳,我去體驗過幾次,馬來牛尾湯、辣椒醬炒鮮魷、酥炸魚肉釀青蠔等都極有特色。更令人難忘的是就餐氣氛,正當大家推杯換盞之際,十來個小伙子和姑娘突然跑到食客中,有的拿著勺子當作話筒,在一只皮鼓和一把吉他的伴奏下唱起來,有的拿著托盤高高拋起又穩穩接住、飛快旋轉,載歌載舞,熱情奔放。他們都是菲律賓籍服務員,從小能歌善舞,每到這個點上就會來一場歌舞表演,甚至邀請食客一起搖擺,你還真難以拒絕呢。主客相悅,一下子把氣氛推向高潮。

  還有一次,南京東路海侖賓館舉辦泰國美食節,我也有口福分得一杯羹。那次喝到的冬陰功回味無窮,一個泰國美女——赤足,手腕上套兩枚玉鐲,眉間點一顆朱砂痣——在料理臺前為每個客人分湯,操作完畢,理一理鬢發跳起了泰國舞蹈,一招一式收放自如,于餐桌間從容穿插,回眸一笑百媚生。

  后來,不少餐廳都引入了歌舞元素,傳統一路的也趁勢回歸,有一次與朋友在八萬人體育場下面的“新農村”吃飯,這個場子的裝潢著力表現農業文明,包房都以生產大隊命名,墻上掛著農具與辣椒、玉米等,與旁邊回望工業時代的“九車間”異曲同工,都由同一個老板經營。新農村里的菜式中有刀板香、紅燒肉、小蔥肉皮之類,酒從壇子里直接倒出來,大碗裝滿,這情景很容易讓食客肆無忌憚。老板還嫌不夠熱鬧,請兩個評彈演員來表演《三笑》,可憐吳儂軟語剛剛飛出咽喉就被巨大的聲浪吞沒,斯文掃地啦!

  至于昆曲、京劇、鋼琴、小提琴、流行歌曲等,如今還在酒樓餐廳繞梁三匝,余響不絕,不過最讓我難忘的是在淮海中路一家俄羅斯風格餐廳里的體驗,大肉丸子、大列巴、熏肉腸、羅宋湯、格瓦斯,吃到一半手風琴響起,四五個俄羅斯俊男倩女來到面前,呈上歌單,我點了一支《山楂樹》。這琴聲,這歌聲,絕對是專業水準。朋友認識的餐廳老板過來告訴我:他們都是蘇聯的功勛演員,蘇聯解體后就失業了,從哈爾濱一路南下,在上海賺錢雖說不多,卻是莫斯科大學教授工資的十幾倍。

  這家餐廳幾年后消失了,但那歌聲不時在我的腦海里激蕩,似乎是上世紀二十年代霞飛路風行一時的俄餐館的回光返照!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网赚技巧